抖音网红美食推广方案

无论哪个年龄层,你都能看到他们在刷抖音

就连明星,也是抖音的常客,而且人数还不少

大家都能在抖音上寻找到乐趣、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

正如抖音的slogan“记录美好生活”

毋庸置疑,抖音已成为时下最潮流的社交软件

 

考验技术的运镜、实用的技巧分享

碎片式的娱乐分享、颜值爆表的男神女神……

这些都是抖音瞬间俘获人心的特点

 

 

携程抖音社交传播方案

Brief

  • 借助五一小长假时机点,打造旅行&携程话题
  • KOL合作,激发UGC
  • KOL的选择原则:颜值、抖音影响力,差异化(舞蹈、段子等)
  • KOL同步微博社交传播
  • 品牌软性植入

网红第一股如涵上市一周股价腰斩,KOL的资本故事该怎么讲?

华尔街不相信“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控股的神话。4月3日晚,孵化113位签约网红,实现全年GMV20亿元,唯一获得阿里巴巴融资的MCN机构如涵控股(以下简称“如涵”)登录纳斯达克,证券代码为“RUHN”,上市首日暴跌37.2%破发,并在5个交易日内持续下跌,4月11日,其股价报6.26美元,较IPO发行价12.50美元跌幅近50%,股价腰斩。

对网红经济颇有心得的资深网红王思聪同样不相信如涵的神话。上周,王思聪在朋友圈发言称,如涵的根本问题不是“网红KOL变现”,而是自身存在的三大问题:营销费用占比过高造成亏损;网红的不可复制性及过于依赖头部KOL;网红孵化、电商、营销模式没有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中国社交电商GMV从2013年的377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609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00.6%。淘宝直播和“抖商”风口爆发,如涵上市成为网红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的重要节点,其模式还有很多值得研究分析之处。

2019年3月,“口红一哥”李佳琦为张大奕的店铺直播,10秒钟卖掉一万支洗面奶,初代带货网红张大奕们向“后张大奕时代”带货网红们交接趋势初现。

如涵的张大奕,张大奕的如涵

纵观整个网红经济进化史,“得到自己的15分钟”成名的网红无不依附于同一时段爆火的主流网络社交平台,其兴衰也或多或少地与平台的兴衰深度绑定。

千禧年初到2010年,为“前张大奕时代”,草根素人通过当时走红的论坛,成为初代网红,且多少带有猎奇性质,而这时的网红经济也远未形成规模。2004年前后,芙蓉姐姐通过水木清华等BBS成名,2008年前后,凤姐成名。“网络推手”这一职业首次被公之于众,网红依靠广告、上节目等方式获利,此时的网红商业化处于粗放型、原始型阶段。

2012年前后,微博实现用户规模爆发式增长,并开始探索粉丝经济变现渠道。网红电商也是从这个时候真正开始将微博流量与淘宝店铺变现之间打通,包括张大奕在内。相比其他网红,张大奕更懂得如何在微博上经营大大咧咧的性格人设,博取女性粉丝的好感。

其他网红还包括雪梨Cherie,初代博主呛口小辣椒、VCRUAN、于MOMO等。“张大奕时代”的网红多为《昕薇》《瑞丽》《米娜》等日系杂志模特出身,其自身审美与店铺售卖商品也多为日系风格,大多数已经拥有了一定量级的粉丝积累,以晒穿搭照片之名,行带货之实。

2014年,浙江温州商人冯敏找到张大奕,一起创立了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2016年,张大奕在淘宝直播节上直播,店铺在两小时成交额达到近2000万元,客单价近400元,刷新了淘宝直播间引导销售记录。2017年“双十一”当天,店铺销售额突破了1.7亿元,进入淘宝店铺女装销售十强。2018年“双十一”当天,店铺销售额实现28分钟破亿。

尽管上述网红店铺大多抄袭独立原创设计,深陷版权纠纷,例如此前张大奕“打版”CPB,研发自己的美妆线,招致大批“路转黑”,但这依旧无法阻挡其店铺达到四金冠等级,粉丝数量达到1027万,微博粉丝数达到1076万。

在资本市场上,如涵不乏知名机构青睐:2014年,它获得赛富亚洲A轮融资;2015年,如涵获联想君联资本数千万B轮融资;2016年,如涵获阿里巴巴3亿C轮融资,并登陆新三板,估值33亿。2018年,如涵从新三板摘牌。2019年,如涵赴美上市,微博参与IPO认购。

店铺年销量达到10亿元的“淘宝第一网红”张大奕是如涵最大的一块金字招牌,却也是如涵无法逾越的山峰,无法复制的顶级KOL。马太效应在这家网红孵化营销MCN体现得尤为显著。

依照艺人经纪公司模式,如涵将网红划分为顶级、成熟期、新晋等三个层级,运营91家自有店铺,共有1.484亿粉丝。在113名签约网红中,包括张大奕、大金、莉贝琳等3名顶级KOL,虫虫、左娇娇等7位成熟期KOL。而三名拥有3250万粉丝的顶级KOL承包了绝大部分营收。

招股书显示,从2017-2019财年,如涵在电商平台分别实现了12亿元,20亿元,22亿元的GMV。其中张大奕店铺为如涵总营收贡献收入占比为50.8%、52.4%、53.5%,与其说是“如涵的张大奕”,不如说是“张大奕的如涵”。

因此如涵深度绑定张大奕的迫切可想而知:2016年,大奕电商成立,如涵占股51%,为控股股东。今年3月,如涵收购了张大奕的大奕电商49%的股权,给张大奕全资持有的喜马拉雅投资有限公司发行了44,165,899股普通股,IPO后,张大奕持有13.2%的A类普通股,以及2.7%的投票权,而第四大股东阿里巴巴持有7.5%的A类普通股,以及1.5%的投票权。

宣称“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的如涵,主营业务包括网红孵化、网红营销、网红电商三部分。那么,“网红开店卖衣服”是一门好生意吗?其2017财年和2018财年的经营现金流分别为-2.41亿元和-0.28亿元。

其目标群体与快消品牌目标群体是同一批客户,但是目前阶段如涵却很难达到ZARA的库存周转率,供应链能力直接制约着终端销售表现。如涵已经认知到这一风险,创始人冯敏曾说过:“营销做得再好,都是60分、80分、90分的区别,没有供应链就没有1。”

不同于艺人较长的生命周期,网红的生命周期要短暂得多,往往只有两三年。随着短视频平台崛起,网红经济渐成红海,对如涵等MCN机构提出了更严峻的挑战,KOL孵化营销费用也将居高不下。公司盈利艰难这一状况或将长期持续,而光鲜和红利则属于头部签约网红们。

淘宝直播创千亿级增量市场,抖商爆红:

后张大奕时代的薇娅李佳琦们

“OhMyGod,好好看哦!”5分钟直播卖掉1.5万支口红,2小时直播试色380支口红,5个半小时直播成交353万,去年天猫双十一与马云PK卖口红,创下30秒为多人涂口红的吉尼斯记录……从月薪6000元的欧莱雅柜台BA变身为年入千万的顶级带货网红,“后张大奕时代”,李佳琦爆红的传奇经历与微博微信增长进入乏力期,抖音的崛起密不可分。

在加入欧莱雅的“BA网红化”明星KOL选拔计划后,李佳琦成为主播已经有三年,但在淘宝直播间之外,知道他的人并不多。今年1月开始,配合魔性的口头禅、充足专业的信息量、男性试色口红的记忆点,他开始通过抖音大范围出圈。目前李佳琦抖音粉丝超过1400万,开设了自己的淘宝店铺“佳琦全球严选”,信誉等级达到一金冠。在李佳琦爆红背后,抖商正取代淘客、微商、播商成为新的风口。

另一位带货能力出众,但大众知名度弱于李佳琦的明星主播是32岁的薇娅。3月30日,淘宝针对内容创业者发布的“淘布斯”排行榜上,她以3000万年收入、7亿元带货销售额位居榜首,李佳琦以1500万年收入排名第三。据《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速近400%。

在这个千亿级的市场中,淘宝直播的逻辑与传统的微博网红流量变现、直播平台主播变现逻辑并不一致:颜值和才艺不是首位,销售话术和对产品的理解才是首位的,很多淘宝主播是销售员出身。

而淘宝直播体量也相对有限,处于起步阶段,据优大人(淘宝直播数据服务机构)检测,淘宝直播日活为800-1000万,共有20多万主播,其中粉丝过百万的主播有1200多人,每天开播的主播有4万左右,带动1.7亿GMV,而淘宝日活在1.5亿以上,2018财年总GMV4.8万亿。换算过来,直播占淘宝总流量的6%,带货占1%。但直击电商痛点——“信任度”“陪伴感”“代入感”的直播,仍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基于此,春节期间淘宝直播App上市。

随着小红书等种草社区崛起,为网红诞生创造了新的平台。当社交-电商,直播-电商,电商-直播,短视频-电商等多种网红经济路径得到验证,这几种路径间也出现了交叉往复。虽然如涵上市遇冷,但网红经济不会就此消亡,而是以新的形式,依附于新的流量平台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

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511181
芙蓉姐姐(本名:史恒侠)

中国网红15年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作者/闫丽娇 编辑/赵力

如果使劲往前追溯“网红”概念的兴起,以及哪些人可以被称为“网红鼻祖”,恐怕没有一个明确定论。他们通常来自草根和素人,几乎一夜之间名气大增。

如果把网红的概念缩小到“商业网红”,倒可以按照不同的内容承载方式,划分几个阶段:论坛时代兴起,以芙蓉姐姐、天仙MM和后舍男生为代表的初代网红们;发迹于微博兴盛时期的网红脸和段子手们;直播和短视频兴起后的多元化网红们。

最早,你可以把初代网红的特征概括为猎奇和博出位,以“奇葩征婚”要求被大家熟知的凤姐为例;到了微博时代,更习惯把颜值、身材俱佳与网红划上等号;直播时代,尤其是短视频兴起,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变为网红。也许是因为才华,也许是因为颜值,又或者只是把农村的日常生活拍成了爆款短视频。

从2004年到2019年的15年间,互联网从PC到移动、从大屏到小屏、从整体到碎片。不同的互联网时代里,网红的边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绞尽脑汁博出位到靠颜值才华吸引大批粉丝再到拥有特殊标签的普通人,网红的群体性特征变得越来越难定义。边界在拓宽,流量也变得分散,每个小有名气的网红都可以拥有一批自己的垂直用户。

不变的是网红的变现模式,从演艺到广告、带货,再到电商、打赏。

15年过去,更多普通人成为网红,但红利正在散去,各大短视频平台捧出爆款网红的时间越来越长,来自各领域的网红五花八门,再难出现一窝蜂将流量积聚一身的人和事。

中国网红在15年后即将抵达一个周期的尾声。

初代网红

论坛里的芙蓉姐姐们

当人们在短视频平台里围观流浪大师沈巍的时候,恐怕没有几个人记得大约15年前、同为网红的芙蓉姐姐。

稍早于凤姐出名的同代网红“芙蓉姐姐”,成名更多始于“照片”。她喜欢在镜头前摆出经典的S型曲线,但不论按照现在还是当时的标准,芙蓉姐姐都不是能单靠长相红起来的人。

芙蓉姐姐(本名:史恒侠)芙蓉姐姐(本名:史恒侠)

2004年,网络拍客将芙蓉姐姐的照片上传到水木清华、北大未名和MOP(猫扑)等论坛,当时,她最出名的身份是一名清华考研大军,并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居。大量嘲讽让她迅速走红网络,媒体们也蜂拥而上。

史恒侠(芙蓉姐姐本名)用“所到之处都能刮起一阵飓风”形容自己当时成为网红后的情景。最火的时候,有5000人同时在线等她的消息。媒体找上门,堵在厕所门口采访。

2004年中国互联网是什么样子?

如果把2000年左右全球互联网科技股泡沫破灭作为一个分水岭,之前,是门户绝对的霸主时代,之后,互联网发展的主线逐渐向社交网络过渡。

2004年6月,腾讯在香港主板上市,QQ成为社交工具中绝对的新秀。2005年,QQ的同时在线人数突破1000万。那时,智能手机还未登场,网友们通过PC端登录QQ,也喜欢在电脑上逛各种论坛。

论坛是最早的线上社区,芙蓉姐姐则是天然的题材,一张照片,寥寥数语,即能引得跟贴无数,再从一个论坛到另一个论坛,指数级“爆红”。按照今天的眼光,这样的传播模式弊端明显——网红崛起的渠道太单一了。

除了芙蓉姐姐,2005年还有一位“平民网红”给互联网留下记忆。

2005年8月初,被称为“中国首席网络推手”的杨军在四川阿坝州旅游,偶遇了美丽清纯的羌族姑娘尔玛依娜。回到成都,杨军以《单车川藏自驾游之:惊见天仙MM?!》为名在论坛上发表了尔玛依娜的故事。随后,“天仙MM”的身影出现在各大社区。

天仙MM(本名:尔玛依娜)天仙MM(本名:尔玛依娜)

有资料显示,当时天仙MM的百度搜索网页一度高达121万项。2005年12月份,在“天仙MM”参加的门户网站年终人物评选中,力压李宇春、刘翔、言承旭等偶像明星,以44%的得票率获得搜狐“2005年新生代偶像评选”冠军。

芙蓉姐姐和天仙MM的红,看似具有偶然性,其实网红推手在初代网红身上已经可以找到痕迹。这一时期,网红背后的推手除了扮演伯乐的角色,还要“广而告之”,也正是他们拉开了网红嫁接传统商业的序幕。

芙蓉姐姐背后的推手陈默,有句广为流传的经典语录,“如果有女孩发一个帖子,不经过网站推荐,就可以做到3天内5万点击量,请你介绍给我,我可以让500万人知道她。”显然,早从15年前开始,他就有了做“MCN”的商业眼光。

天仙MM背后的推手杨军,在当时就建立了专业的网红推手公司,开始运作网络水军。他在那时候的贴文里就预测到,一旦能够红起来,网红的一生可能就此改变。

也是在2005年,黄艺馨和另一名成员韦炜因为在宿舍假唱演绎“后街男孩”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 走红,并为自己的组合取名“后舍男生”。最当红时,“后舍男生”享有明星一样的待遇。2006年,他们正式进入娱乐圈,此后和芙蓉姐姐的发展轨迹一样,发单曲、主演影视剧一个都不少。

后舍男生(左,黄艺馨;右,韦炜)后舍男生(左,黄艺馨;右,韦炜)

这也是第一代商业网红的变现之路:出单曲、参演影视剧、做代言,几乎是传统艺人的变现路径。

但初代网红们也面临一个问题,除了成名方式本身具有的争议性,他们并不善于维持自己的热度。也许来自时代的局限,推手们已经掌握了打造网红、商业变现技巧,但他们尚且没有将某个网红变成IP,并筹划后续更多的商业变现。

一位曾经与芙蓉姐姐有过合作的合作方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当时芙蓉姐姐的出场费在20万到30万之间。但那时候,网红的商业化更多依赖B端,即更多依赖广告主等资源方。想要靠参演影视剧和出单曲维持热度,在时间上,也远不如微博时代和短视频时代的效率高。

对于初代网红来说,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特征。在互联网刚开始爆发式渗透进普通人生活的最初几年,初代网红成名离不开“猎奇”,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够因为被嘲讽而走红。

第二代网红

微博时代的网红脸和段子手

严格意义上说,第二代网红们也是靠“博眼球”出道,但这和“博出位”却还有些区别。

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尤其是微博出现崛起的第二代网红,是大众普遍称谓里的网红。

小脸、尖下巴、大眼睛、高鼻梁,姣好的容貌加上大长腿,以及韩系、日系、欧美系的国际范穿搭,构成了这届网红的群体特征。

初代网红在昙花一现后并不善于维持热度,而这代网红显得更聪明。微博崛起的网红中,有一部分是从模特转型,从她们开始,“网红”开始正式成为一种职业。

随着PC向移动互联网的过渡,很多传统行业也逐渐被互联网改变。吃青春饭的模特们自然转型成为设计师,移动互联网大大降低了他们成立自主品牌的门槛。

2011年,大学三年级的雪梨和朋友开始创业,拿着3000元奖学金冷启动,创立“钱夫人”淘宝店,成为红人电商经济的代表。

2012年,阿里投资了新浪微博,阿里为新浪带去了广告,也互相成就了电商交易。面向粉丝带自家电商品牌的货,是多数网红最初期的商业变现路径。

雪梨的新浪微博账号”雪梨Cherie”有720万粉丝。除了个人效应之外,她创立了网红经济公司“宸帆”,推出婴幼儿品牌。

雪梨Cherie(本名:朱宸慧)雪梨Cherie(本名:朱宸慧)

去年双十一,开场不到10分钟,宸帆的交易额破亿。一样是头部网红的还有张大奕,她的“吾欢喜的衣橱”开场30分钟就冲进了全网女装热销前10。还有美妆品牌张沫凡的“美沫艾莫尔”,不到2分钟交易额就超过前一天“双11”全天总量。

电商是一条很快被验证的流量变现之路。除了电商、网红经济,网红们也像传统商业一样,谋求资本市场青睐。

(张大奕与岳云鹏合影)(张大奕与岳云鹏合影)

张大奕背后的“如涵控股”已经登陆纳斯达克。无论市场是否买单,“网红孵化+网红店+导流变现”已经成为如涵控股对外宣称的主要经营模式。

比起单打独斗的初代网红,类似如涵控股的公司,试图成为网红工厂,在“批量化”生产后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上游,是专门的网红孵化机构;下游,是专业的内容分发和变现平台。

最早还有一批在微博兴起的网红,他们主要以广告营销变现。不同微博最早期的大V,当一些普通人感知到微博的吸粉能力后,他们通过情感鸡汤、搞笑段子等各式各样的内容,成为坐拥成百上千万粉丝的专业博主。靠一猫一狗坐拥3700多万粉丝的“回忆专用小马甲”是微博时代网红的典型代表。

这类网红无论是因何原因成名,多数最终都选择以广告作为主要变现方式。他们和微博上的模特网红们不同,不靠自己的外在人设吸引粉丝,对自身热度的维持,更多来自于内容。

这也是移动互联网时代逐渐成为主流的过渡期,智能手机、移动支付、移动交互陆续登上流量舞台,处在信息爆炸、热点更替极为频繁的时代,这届网红比前代网红有着更多来自“能红多久”的审视,但这代网红又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网红都更会赚钱、更加专业和娱乐,他们与传统明星在社会地位上的差异也在逐渐缩小,当然,他们也更具“野心”。

第三代网红

后直播和短视频时代的流量狂欢

电商不是移动互联时代网红们的唯一出路。

2013年12月,工信部向运营商们正式发放4G牌照,互联网创业者们挖空心思想出各种娱乐方式抢夺用户的时间和流量。让一些人很疯狂、另一些人却看不懂的直播,即是这个全民娱乐大爆发的年代的典型产物。

在直播平台上,红人们可以获得打赏,这成了继演艺、广告、电商之外网红们的另一种变现路径。

斗鱼、虎牙、花椒、YY,冯提莫、周二珂、阿冷、陈一发,直播平台和在这些平台上曾吸引万众瞩目的网红主播们合体撑起了一个时代。业内把它亲切地称为“千播时代”。

冯提莫(本名:冯亚男)冯提莫(本名:冯亚男)

有数据统计显示,直播平台快速扩张的2015-2016年,有超过700家的网络直播平台先后上线,用户数量从1.93亿跃升至3.25亿,市场规模从90亿元增长到218亿元,其中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的日活跃用户高达2400万。

大学毕业后第三年,作为当时陌陌一姐的阿冷在8个月里获得2800万元人民币打赏,这个数额比排在第二的多了近2000万。

2016年,“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一个月内,从获得千万投资、估值过亿,到一条贴片广告被卖出了2200万,一度成为网红中的传奇。

papi酱(本名:姜逸磊)papi酱(本名:姜逸磊)

在直播和短视频时代,成为网红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来得更加容易。尤其是短视频时期,为每一个普通人,哪怕没有任何传统才艺的人,只要能受到用户关注,就能通过“网红”这一身份变现。

在抖音和快手出现的近两年,更多下沉人群加入移动互联网用户大军,快手在这一点上表现的更明显。

手工耿(本名:耿帅)手工耿(本名:耿帅)

根据TalkingData发布的“2018快手用户人群洞察报告”显示,快手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占了63.7%。且在快手的一众网红中,不再是以“颜值”论人气。卡嫂、自拍剧主角、农民歌手……来自各个阶层和领域的代表人物,通过短视频平台积聚了一批忠实粉丝。他们或直播、或卖货、或接广告。

并没有完美的时代,这一时期,流量来得快去得也快,网红沉寂的速度正在加速。

网红带货,已经是短视频平台众主播们最普遍的商业模式。但在数据之下,网红也面临着“信任危机”和监管等风险;另一方面,他们也身处流量增速下缓的困境。

观众的增速在降低,吸引用户注意力的平台越来越多,能够被网红们捕获的流量越来越分散,网红商业化却极少有新的模式出现,这意味着,这个时代的网红,赚钱更难了。

15年后,网红正在消散

如今,很多95后已经不记得初代网红,对于00后们,芙蓉姐姐们更是陌生的物种。尽管他们的成名之路,一直伴随争议,所处的网络舆论环境也没有今天的包容,但他们至少证明了普通人也可以像明星一样红,然后靠红来变现。

对于厂商来说,只要有人气,网红和明星,其实没有很大差别。虽然这些人已经淡出视野,但如今初代网红们依旧活跃在微博上。芙蓉姐姐如今仍然有440万微博粉丝,凤姐的粉丝接近千万。

退居舆论中心眼之外,凤姐拿到了美国绿卡,芙蓉姐姐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她们都已无心成为网民的消遣物和商家的消费品。

“BBS时代给我的印象是网民看问题很客观,有学历有涵养,喜欢欣赏有才华有才情的人和事,对人无偏见。那个时代的人关注点很单纯,就是才和貌。微博时代,浮躁风气席卷,更多的是猎奇。 ”芙蓉姐姐评价。老网红们对于不同时代的网红画风有自己的概括。

每个时代的网红成名的原因都不同,有种观点认为,网红现象对于时代的意义,远高于个人。普通人有更多成名的机会,一部分人也从中享受着红利,这很互联网。

然而互联网的另一个特点是高速的迭代和遗忘。

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秋季大报告》指出,短视频行业的用户规模增速在大幅下降。短视频平台作为最受当下网红和粉丝追捧的展示舞台,伴随增速下降,平台上下游都会感受到压力。

南笙(本名:罗小伊)南笙(本名:罗小伊)

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红南笙觉得,那个安安静静的时代过去了,巨轮在飞驰。大众对于网红的热度在降低,时长也在不断缩短。

不久前,短视频拍客对“流浪大师”沈巍的围追堵截即是明证。有人声称是他的干儿子,有姑娘举牌大喊要嫁给他,疯狂背后,拍客们希望强蹭流量,让自己也成为小网红。不完全统计,在抖音和快手上,和沈巍、“流浪大师”沾边的账号超过两百个。

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疯狂围观流浪大师背后,其实是网络流量的消散和网红效应的衰退。

无形间,这届网红已陷入流量危机。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视觉中国和网络。)

 

http://tech.sina.com.cn/csj/2019-04-07/doc-ihvhiewr3800103.shtml

抖音一哥费启鸣自曝每天只吃一个苹果、一杯酸奶,体重减掉60斤

近日,抖音一哥费启鸣作客《非常静距离》,在节目上跟我们大方地分享了他从一个180斤的大胖子减掉60斤的励志故事。

在娱乐圈里,费启鸣还是一个小新人,因为他是去年才入行的,去年他以处女作电影《我在未来等你》正式出道,在电影中他饰演主人公刘大志。其后费启鸣又参加了综艺《超能幼稚园》《口红王子》等。不玩抖音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费启鸣是谁,费启鸣在娱乐圈的人气确实不怎么样,但他可是抖音上的顶级流量网红,在抖音上面他有1700万的粉丝,被称为抖音一哥。正是因为他在抖音上有那么多的粉丝基础,所以才能顺利地进娱乐圈拍电影和上综艺,c位出道。

费启鸣现在的身材偏瘦,1.8米的大高个儿才120斤,但其实他读高中的时候,体重曾去到了180斤。那会儿大家都叫费启鸣小胖,费启鸣说他还挺享受这个让他觉得人缘挺好的小名儿的,他也没有因为自己长胖而自卑。

直到费启鸣给自己买裤子买不到合适的时候,费启鸣才开始有了危机感,他于是下定决心减肥。

当主持人李静问费启鸣是如何从180斤的大胖子瘦成现在这副样子的时候,费启鸣也跟我们分享了他的减肥经,他说减肥其实就是管住嘴迈开腿。

他那会儿正在读高三,每天都节食,最过分的时候每天就吃一个苹果,和一杯撕盖的酸奶,这杯酸奶每天都让他舔一天,然后晚上下自习后,他还去学校的操场上跑步。

管住嘴迈开腿这句话每个人都知道会有效,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去执行,费启鸣当时那么小就如此有毅力,不愧是能成为抖音顶级流量网红的人。和费启鸣同龄,经历相似,并且有同等毅力的人,还有相声界的小鲜肉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

郭麒麟是位非常优秀的孩子,11岁就登台演出,16岁就举办了个人相声专场,如今的人气不比影视圈的那些小鲜肉差,综艺,电影都邀约不断。而郭麒麟更是被他老爹称为德云社的颜值担当,能担得起“颜值担当”的人,不但要颜好,同时还得身材好。不过郭麒麟在成为德云社的颜值担当之前,可是个比费启鸣还要胖,体重曾达到200斤的大胖子。

因为长得胖,郭麒麟小时候经常被人取笑,异性缘也不好,不过因为那时还小,郭麒麟本人没怎么把别人的奚落放在心上,直到他辍学进了德云社学艺,他才渐渐意识到减肥的重要性,然后给自己制定了一份详细的减肥计划,就开始减肥了。

郭麒麟的减肥之经和费启鸣是一样的,就是管住嘴迈开腿。郭麒麟曾经在节目上自曝过,减肥必须得忍,油腻的食物都不能吃,要吃就吃低热量,低糖的,同时还得坚持做体育运动。

减肥从来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200斤的郭麒麟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减肥成功,瘦了整整80斤,如今郭麒麟的体重是标准的120斤。当郭麒麟减肥成功后,为父郭德纲十分欣慰喜悦,他把郭麒麟减肥成功前和减肥成功后的照片发到了他的微博上,并附上一句话:能瘦成这样,也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了。然后一不小心,减肥成功的郭麒麟就红了,原来减肥的好处这么多,真是不试不知道。

在如今这个看脸看身材的社会里,

身材的重要性等同颜值,如果费启鸣没有减肥成功,他也不会成为今天的抖音顶级流量网红,如果郭麒麟不减肥成功,他不会成为德云社的颜值担当,更不会走红娱乐圈。所以真理就是,好的身材=好的人生

 

https://www.sohu.com/a/306322751_100132268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本文适合想在抖音上投 KOL 投出效果的营销人员和成长中的 MCN 机构看一看,阅读全文只需要 5 分钟,但可以节约你最少 1 个月的宝贵时间。


关键词:贫富差距, KOL 低保, 报价公式, 限流威慑, 美妆行业


故事起源于一次争执。


公元 2019 年 4 月 3 日,我跟“跑快车的张学友”幕后黑手高老师在群里发生了一点争执。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争执的焦点在于,我说星图上接不到单的达人有一万多,而高老师说有一万一千五百多。


虽然从逻辑上看,如果高老师说的对,我说的肯定也对。但由于数据工作者小心谨慎、锱铢必较的臭毛病,我觉得高老师的说法可能会比我更精确,于是我备齐了双手双脚,去星图里挨个数了数。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我去的时候,星图里有达人 12495 位(这个数字还在涨),其中包括一些不太理性的 KOL。比如粉丝少得可怜却开了 1000 万天价(可能是星图平台的技术小哥),比如开出平流层报价但接单为 0 的漫天要价者,清洗数据之后,剩下 12486 位抖音 KOL。


这些人当中,没订单的有 10413 人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本着数据青年深(ba)挖(gua)到底的原则,我又有了一些新发现。


你看,83.4% 的 KOL 没接过单,换句话说,星图上 100% 的广告订单,由 16.6% 的 KOL 包揽。


16.6% 的 KOL 包揽了全部广告订单


再把 16.6% 的细节放大一些,我们还可以发现更大的贫富差距:


  • 前 0.8% 的达人包揽了 25% 的订单

  • 前 2.5% 的达人包揽了 50% 的订单

  • 前 6.1% 的达人包揽了 75% 的订单

  • 前 16.6% 的达人包揽了 100% 的订单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跟抖音 KOL 合作,应该花多少钱?


先看 KOL 报价与粉丝数的关系?我做了一个散点图。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图中的横轴是粉丝数,纵轴是报价。不难看出,最高的报价是 80万元(李佳琦Austin),最低价是 500 元。当然,个别极值无法代表真实水平。因此,我们通过一个线性回归得到一个简单的模型:


报价(万元) = 0.013 x 粉丝数(万) + 0.166


这个公式说明:


1. 平均一个粉丝的价格是 0.013 元
2. 如果粉丝数为 0,那么报价为 0.166 万元(截距),也就是说,星图上的达人即使一个粉丝也没有,保底也得 1660 元


这个结果难证了我们的一些经验:第一,单粉的投放成本约 1 分钱(注意,是投广告,不是卖号);第二,KOL 接广告的保底大约在 2000 元(我跟几位中小 MCN 机构的负责人聊过,他们给出的底价是 2000 元)。


我们把 2000 元代入公式感受一下,令 报价 = 0.2 万元,则 粉丝数 = (0.2 – 0.166)÷ 0.013 = 2.6 万。也就是说,一个两三万粉丝的 KOL,接广告的合理价位,应该是 2000 元。


查表验证一下,发现实际情况可能更便宜,2000 元的价格可以投到 10 万粉丝的号(当然粉丝质量需要好好评估)。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粉丝数单位为万,报价单位为万元


在此回答几个营销人员的常见问题:


★ 怎么找带货能力强,愿意 CPS 合作的 KOL?


别傻了,找不到。几乎没有 KOL 愿意接受这种模式。你再怎么谈也谈不成功,如果谈成功了,那么上当的机率很高(请了解一下淘宝刷粉丝)。


 不走星图私底下合作可以吗?


理性、有能力的 KOL 不会。


找抖音的朋友咨询了一下星图的政策,发现他们对 KOL 恩威并施非常有效。


第一,抖音对 KOL 的保障非常到位。对于个人,KOL 报价是多少,合作成功后就能拿到多少,产生的个人所得税是由抖音承担的。如果个人 KOL 接单挣的多,那抖音可能在税的事情上倒贴钱(个税税率会高于这 5%)。MCN 的话,需要提供专票。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第二,如果 KOL 绕过星图私下接单,一旦被发现,很有可能被限流、封号、万劫不复。在抖音运营的圈子里,大家把这个现象称作限流威慑限流威慑的效果,远远超过核威慑,超过引力波威慑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站在别人的鞋子里想一想,换成你,花费了大量金钱和青春做个号, 会为了挣一点小钱,断送自己的大好前程吗?


 星图上的报价太高,可以砍价吗?


你可以砍砍试试。没活儿接的 MCN 或许会派人跟你好好谈,购物车和直播都是可以变通的空间(但是也得给够钱),个人八成会懒得理你。有能力的 KOL,会接到大量的合作请求,有些 KOL 在星图上报了个高价的目的,正是不想让不愿意花钱的品牌来骚扰。合作,从尊重开始。孔子说过,谈钱伤感情,但是不谈钱会伤性命


事实上,很多 KOL 的星图报价严重滞后。星图报价更新以月为周期,一个月期间 KOL 可能会涨很多粉丝。如果你在中下旬发现一个性价比高的 KOL,赶紧联系合作,对方很有可能会不接,因为身价已经上去了。



广告赚钱多的抖音号有哪些特点?


简言之:


一、报价合理

二、行业热门,赛道正确

三、精耕内容,有持续出爆款的能力


先看下哪些号赚钱多。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主要是美妆行业。美妆行业利润高,受众广,品牌愿意投,顾客愿意买。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注意这里不是真实收入,只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推测,推测的方法是用 KOL 的 4 月短视频报价乘以累计完成任务数。


再看看报价。报价 40 万以上的,基本都是有价无市,而报价几万的会频频成交。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哪些号接单多呢?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你会发现,不管是挣得多的,还是接得多的,都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内容质量特别好的,无论是广告内容还是非广告内容,每一条都花费了很多心血。


做个赚钱的抖音号不容易,投放时也不能太小气。还是孔子那句话:


便宜没好货。


老板催更,日夜赶工,诸多疏漏,欢迎补充。


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数据青年):我分析了抖音星图12486个达人,总结出5个KOL关键词